X
  • 中電智媒IOS版

  • 中電智媒安卓版

X

酒泉肅州供電王秀善:用初心“秀”亮人生

來源: 時間:2021-01-18 09:52

  中國電力新聞網訊 通訊員 茹鑫忠 報道   他,出生于1964年,1986年參加工作,1997年入黨

  他,是一名農民也是一名電力工作者

  他,經歷了木桿時代到水泥桿時代

  他,三十年如一日的扎根基層供電所

  他說:“拿的這份工資,就要對得起這份榮耀”······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主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每個時代,都有勇立潮頭、敢于中流擊水的先進典范;每個時代,都有甘于平淡、堅守崗位默默無聞的奉獻者。他沒有擲地有聲的豪言壯語、沒有驚心動魄的事跡、沒有色彩斑斕的傳奇,卻有著幾十年如一日,在一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默默奉獻,勤勤懇懇,為千家萬戶送光明,保安全的平凡工作生涯。他就是人稱“電黃?!钡膰W酒泉市肅州區供電公司下河清供電所員工-王秀善。

  用戶眼中的他-電黃牛

  “通過在職的這8個月,他們真是打破了我的傳統觀念,供電所的同志真是‘電黃?!?,任勞任怨,勤勤懇懇,在服務態度、服務水平、服務能力上都不斷提升,特別是在疫情期間,主動上門為醫院增容提供服務,有很多我們值得學習借鑒的地方······”這是下河清鎮衛生院院長對供電所員工的評價,“電黃?!边@個詞也是對他最好的替代

  年近60歲的他樸實中透著剛毅和不凡,他在現在所在的這個供電所已經工作了20年,這里離市區有五六十公里,他很少進城,這里也已然成了他的另一個家;這里3500多基10千伏桿塔上都有他爬過的痕跡;這里300多公里線路他也不知道走過了多少遍;這里900多平方公里的供電面積都有他曾灑下的汗水。他在這里從90年代的電管站干到了現在的供電所;他在這里出行從一開始的自行車演變到了現在的汽車;他在這里抄表從上桿帶著卡片抄到了現在的遠程費控;他在這里立桿從人力每天十幾基到現在機械立桿四十多基;他在這里工作從當時的磚土平房干到了現在的二層樓······

  這里他經歷的不止歲月的變遷,還有電力事業的發展,他也在這里留下、付出了很多。

  同事眼中的他-身先士卒

  “帶著感情干農電”,這是跟他共事20多年的同事對他的評價,“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當時磅礴大雨,用戶一個報修電話,他二話沒說放下電話帶著工具,沒帶雨具就沖了出去······”。

  作為該班組的工作負責人,他對下河清供電所的每條線路網絡了如指掌,他也經常帶著年輕同事到現場熟悉線路網絡,無論是嚴寒或酷暑,在線路網絡延伸的地方,經常都能看見他忙碌的身影。作為一名黨員,他總說吃苦在前,凡事親歷親為。2001年到2011年,因為工作需要他被調到基層供電所工作,當時恰逢“農網改造”,他曾參與網改工程換線換桿40多個生產隊,涉及2000多戶用戶。之后又投身線損治理,將自己管轄區域內的0.4千伏線損由20%治理到8%左右,10千伏線損由13%治理到4.5%左右,為企業追回竊電金額70000多元。

  他是一名三新員工,卻一直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像老黃牛一樣守護著這一方光明,用實際行動影響著同事。他在鄉里也有個家,也正是這樣,若逢周六周天有搶修不是他值班他也會放下手中農活第一個到崗搶修,三十年來平時工作也形成了一種“白天忙現場、晚上做資料”的工作模式。不論是天寒地凍,還是盛夏酷暑,他半夜三更現場搶修線路更是平常事。每遇線路跳閘后,他和他的同事們都是通宵達旦的進行事故處理,努力做到盡早把光明帶給大家。

  他眼中的自己-兢兢業業

  “今天我們來處理的是東灘林場機井變的采集缺陷,這是我們供電所日常工作的一部分,盡管今天零下23攝氏度,但是不管天寒地凍、風吹日曬,我們都始終如一,我也是這樣風風雨雨、兢兢業業扎根基層堅守了三十年?!痹诂F場他這樣對小編介紹到。“還有三四年就退休了,我還要一如既往愛崗敬業,以安全為主,用黨員身份嚴格要求自己,站好最后一崗”。當被問到他今后有什么打算的時候他這樣說道。

  在平凡的崗位中,每次工作他都要提醒周圍人員注意安全。他和供電所的其他人員都時刻牢記遵章作業的要求,嚴守兩票三制和嚴格遵循規程制度,確保安全。在他幾十年的工作中,班組沒有出過一次安全事故。這就是他,一個樸實平凡的的電力人,他在平凡中彰顯價值、在奮斗中綻放光彩,用心血和汗水譜寫了普通勞動者的感人事跡。

  “萬家燈火與繁星的交匯,是電力人給予城市最動人的情書”,風風雨雨幾十年,他以堅韌不拔的意志品格和追求卓越的匠心精神使廣大肅州電力人深受鼓舞和教育,他們也將像他一樣不忘初心,不負韶華,將這種默默無聞的勞模精神、工匠精神、勞動精神薪火傳承。

責任編輯:周小博  投稿郵箱:網上投稿


中文字幕无码手机在线看片,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不卡国产,国内老熟妇乱子伦视频,三级片免费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